一心扑在工作中,章秋芳一年也很难回一次黄陂的老家,母亲想念女儿,常转两次车,来市区看她,每次,母女俩都蹲在路边讲会话。章秋芳也想留母亲住上一夜,但考虑到次日要早早起床工作就只好把母亲送走。

制假者气焰何其嚣张!这足以说明“网红”酒地下产业链的猖獗。事实上,新京报的报道也揭露制假商们的猖獗,一些商家在网络上公然做广告,甚至胆敢把售假者身份证和洞藏酒放在一起拍成图片,挂在电商平台进行展示。